<li id="pvthv"></li>

      1. <tbody id="pvthv"></tbody>
        <button id="pvthv"><acronym id="pvthv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1. <rp id="pvthv"></rp>
          <rp id="pvthv"><object id="pvthv"><input id="pvthv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    2. 【學術前沿】CTC HER2對晚期乳腺癌HER2陰性患者的預后價值

          首頁    新聞    【學術前沿】CTC HER2對晚期乳腺癌HER2陰性患者的預后價值

          近年來,靶向治療廣泛應用于乳腺癌治療中。曲妥珠單抗和其他幾種抗HER2藥物被批準用于治療HER2陽性(tHER2+)的乳腺癌患者,患者預后已經得到改善。

          HER2陰性腫瘤(tHER2-)患者通常不接受抗HER2藥物。然而,由于乳腺癌是一種異質性疾病,一部分tHER2-乳腺癌患者的循環腫瘤細胞中有可能含有HER2陽性細胞,因此有關這些患者是否可以從抗HER2靶向治療中獲益的爭論一直存在。目前普遍使用組織活檢確定tHER2狀態,以指導抗HER2靶向治療的使用。而組織活檢是侵入性的,通常只有通過手術獲取樣本,而腫瘤細胞的蛋白表達或分子表征是呈現動態變化的, 為了及時準確地檢測到這些變化并隨之調整治療方案,需要重復進行腫瘤活檢。因此,需要新的非侵入性策略來實時確定HER2的狀態,以更有效地指導抗HER2靶向治療的使用。最近,一項最新的研究通過分析cHER2狀態與乳腺癌患者生存狀況的關系,驗證了CTC HER2對于晚期乳腺癌HER2陰性患者的預后價值。以下是重要研究結果。

          研究目的

          探究腫瘤組織中HER2表達(tHER2)與循環腫瘤細胞中HER2狀態(cHER2)的差異性,以及tHER2陰性/cHER2陽性表達的患者是否能從抗HER2靶向治療中獲益。

          研究方法

          對105例晚期tHER2陰性乳腺腫瘤患者進行CTC HER2檢測。采用單變量Cox模型和多變量Cox模型分析cHER2狀態與無進展生存(PFS)的相關性,采用Kaplan-Meier法比較患者生存情況的差異。

          重要研究結果

          1. cHER2狀態與患者PFS的關系

          在中位隨訪87.8周期間,83例患者出現疾病進展。正如預期,CTCs升高(≥5)的患者疾病進展的風險增加。當檢測到cHER2+時,觀察到較差的存活率。與低風險cHER2患者相比,高風險cHER2患者的PFS明顯較差,HR為2.16 (95% CI 1.20-3.88, P=0.010),生存期較短(4.6周vs 20.0周,log-rank P=0.008)。在低風險的cHER2患者中,有CTC和沒有CTC的患者生存期相似(18.3周vs. 20.7周; P=0.419)。

          2. 基于cHER2狀態的PFS抗HER2靶向治療的效果

          tHER2陽性的腫瘤患者通常接受抗HER2靶向治療。為了研究tHER2陰性而cHER2陽性的患者是否能從抗HER2靶向治療中獲益,研究小組將患者分為四組,包括:

          (1)低風險cHER2患者,已接受抗HER2靶向治療;

          (2)低風險cHER2患者,未接受HER2抗靶向治療;

          (3)高風險cHER2患者,已接受抗HER2靶向治療;

          (4)高危人群cHER2,未接受抗HER2靶向治療。

          在高風險cHER2患者中, 相比于那些沒有接受抗HER2靶向治療的患者,接受過抗HER2靶向治療后PFS有顯著改善 。

          在低風險的cHER2患者中,接受或未接受抗HER2靶向治療的患者生存期相似。當分析中排除掉沒檢測出CTC的患者時,結果與此相似。

          在調整協變量后,與低風險組相比,高風險組的進展風險(HR = 1.93, 95% CI1.03-3.61)繼續增加。多變量分析與單變量分析結果相似,再次表明高風險cHER2患者接受抗HER2靶向治療后進展風險顯著降低。

          3.cHER2狀態和患者生存的變化

          研究組進一步評估了至少有一次隨訪的患者中cHER2狀態改變的預后價值。在本研究納入的105例患者中,分析了67例首次隨訪時的cHER2狀態(從基線到首次隨訪抽血的中位時間:11.0周,四分位數范圍:7.0-15.9周)。根據患者基線和首次隨訪時的cHER2狀態將67例患者分為4組,包括:

          (1)基線和首次隨訪時低風險的cHER2;

          (2)基線低風險,首次隨訪高風險;

          (3)基線時高危,首次隨訪時低風險;

          (4)基線和首次隨訪時高危。

          第1組中位PFS為17.1周,第4組中位PFS為2.0周,值得注意的是,與第4組(log-rank P = 0.002)相比,第3組患者的cHER2在第一次隨訪時從高危變為低危,生存期(PFS中位數為11.7周)較高,但仍略低于第1組(log-rank P = 0.453,圖3a)

          隨后,通過從患者采集的連續血液樣本,評估cHER2狀態的動態變化與患者生存率的關系。下圖描繪了一個轉移性HR+/HER2-(管腔型,圖b)及一個轉移性HR-/HER2-(三陰性,圖c)腫瘤患者多次隨訪時的CTC和cHER2+數量與疾病進展的關系。管腔型乳腺癌患者在基線時有22個CTC,其中13個顯示cHER2+。在聯合化療(阿霉素脂質體)和抗HER2靶向治療(曲妥珠單抗和拉帕替尼)開始后,CTC值降至零,隨后的影像學檢查顯示骨轉移明顯改善,表明對治療有部分反應。然而,患者隨后發展為進行性疾病,CTC計數也逐漸升高,cHER2+再次出現(3個CTC中有2個HER2陽性)。在更改了化療方案并聯合抗HER2藥物的靶向治療后,CTC數量開始減少,但CTC上HER2的表達保持陽性,病情進一步發展,表明治療耐藥。三陰性乳腺癌(TNBC)患者在基線時有3個CTC,沒有一個是cHER2+。隨著患者多線化療的失敗,在多個器官發現新的轉移灶, CTC數量也持續增加。在治療開始后第67周,檢測到106顆CTC,其中13顆CTC又出現HER2陽性。在CTC急劇增加之后,患者接受了化療(卡培他濱)及抗HER2靶向治療(曲妥珠單抗和pertuzumab)的聯合治療。兩周后影像學檢查顯示患者對聯合治療有反應,CTC和cHER2+均明顯下降。

          結論

          腫瘤的進展是一個復雜的過程,腫瘤標志物有高度動態的變化。與組織活檢相比,CTC是一種有效的替代方法,可用于對重要腫瘤標志物(如HER2狀態)進行實時的動態監測和評估。在tHER2-腫瘤晚期乳腺癌患者中,cHER2狀態有可能指導高危cHER2患者應用抗HER2靶向治療。

          華得森生物專注于液體活檢技術研發和應用轉化,基于CytoSorter®CTC一體化檢測系統,已完成CTC計數與分子分析聯合技術開發平臺的布局和搭建,針對臨床及科研的實際需求,提供CTC檢測與分子分析一體化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  華得森®CTC提供乳腺癌無創精準檢測整體方案

          參考文獻:

          Chun Wang et al.Prognostic value of HER2 status on circulating tumor cells

          in advanced?stage breast cancer patients with HER2?negative tumors.Breast Cancer Research and Treatment.2020 Jun;181(3):679-689.

          2020年5月26日 14:51
          波多野结高清无码中文DVD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网站_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少妇_欧美三级在线播放线观看